<tbody id="k42jx"></tbody>

  • <tbody id="k42jx"><pre id="k42jx"></pre></tbody>
    <legend id="k42jx"><pre id="k42jx"></pre></legend>

      <progress id="k42jx"></progress>

      <nav id="k42jx"><optgroup id="k42jx"></optgroup></nav>

    1. <tbody id="k42jx"></tbody>

      堅持黨校姓黨  為黨立言發聲

      調查研究要從“解剖一個問題”到“解決一類問題”

      冒小飛

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24-03-29
      • 來源:學習時報
              解剖式調研是我們黨在長期實踐中總結提煉的調查研究方法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“要加強改革調查研究,多到矛盾問題集中的地方和部門去,深入基層、走進群眾,體察實情、解剖麻雀,既深入研究具體問題,又善于綜合各方面情況,在總體思路和全局工作上多動腦筋、多下功夫”。這為黨員干部深入開展解剖式調研、通過調研從“解剖一個問題”到“解決一類問題”,從“管住當前事”向“管住長遠事”拓展指明了方向和路徑。
              搞好解剖式調研,首先要選準需要解剖的問題。各級黨員干部應當增強問題意識、堅持問題導向,善于發現問題、敢于正視問題。工作中遇到的問題可能很多,要抓住主要矛盾,聚焦制約改革發展穩定的“中梗阻”問題、人民群眾急難愁盼的問題進行調研,不能“眉毛胡子一把抓”,也不能“撿了芝麻丟了西瓜”。調研的切口不宜太大,應從客觀的、具體的小問題入手,盡量解剖小“麻雀”,避免解剖身形巨大的“老鷹”。還應當考慮這只“麻雀”在一群“麻雀”中有沒有代表性,能不能清晰地反映出當前存在的普遍問題,通過它得出的調研結論是否具備可推廣性。只有選準了案例,才能找到同類問題的共同規律。1930年,毛澤東選取位于閩粵贛三省交界處的尋烏縣開展調研,摸清了三省的普遍情況,達到舉一反三的效果。如果有條件,可以結合工作實際,分類別、多層次找“麻雀”。比如,1961年,陳云在上海青浦縣的小蒸人民公社蹲點半個月后,又到與青浦情況相仿的浙江嘉興、江蘇蘇州調研,還找了與青浦土地、人口、氣候條件不同的浙江蕭山、江蘇無錫進行調查和比較,驗證調研結論。黨員干部應當具備這種分層分類剖析問題的能力,努力實現典型案例代表性和覆蓋性的統一。
              解剖問題的過程就如同一臺解剖手術,必須細致、嚴謹、精準,最終從個別中找出帶有普遍性、規律性的東西。“解剖手術”做得好不好,直接影響對點上工作的科學概括,進而影響對面上工作的正確認識。這就要求各級黨員干部端正態度、“實”字當頭,杜絕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,不搞作秀式調研、盆景式調研、蜻蜓點水式調研,沉下身子、放下架子,敢于鉆“矛盾窩”了解實情,善于聽取調研中的“七嘴八舌”,全方位了解真實情況。調查研究的重頭戲在研究,如果前期調查“轟轟烈烈”,后期研究“偃旗息鼓”,就成了“光打雷、不下雨”,失去了調查研究本身的意義。要在深入分析思考上下功夫,去粗取精、去偽存真、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,發現事物的真相,抓住典型的、主要的東西,找到本質和規律,得出科學結論。把零散的、孤立的材料聯系起來,力求從表象看深層、從苗頭看趨勢,為解決問題打好基礎。
              調查研究的最終目的是解決問題,但僅僅解決我們解剖的問題本身是不夠的。從點上破題尋策,在面上開花結果,是解剖式調研的效用所在、精髓所在。要在研究透“麻雀”的基礎上,從著眼一個點,到綜觀一個面,深入剖析群眾反映的訴求、“卡脖子”技術難題等問題,在此基礎上研究解決高頻共性難題的方法,匯集各方面力量開展協同攻關,于典型問題中觸類旁通,推動一類問題迎刃而解,推進難啃的“硬骨頭”順利解決。
              實現從“解剖一個問題”到“解決一類問題”的跨越,必須樹立系統思維,緊盯以點帶面推動全局工作這個目標,把握好共性和個性、普遍和特殊的關系,做到解剖“麻雀”但不局限于“麻雀”。剖析典型問題后,既要立足當下,因地制宜、量體裁衣,制定出切實有效的解決方案,把調研成果轉化為破解難題、改進工作的務實舉措,一步一個腳印解決具體問題,實現“一把鑰匙開一把鎖”;又要放眼長遠,深入分析一類問題的多種可能性,運用多個層面的“交換、比較、反復”,不斷發現聯系、探析根源,解決更多類似問題。夯實制度根基也是“解決一類問題”的重要途徑,對反復出現的問題,要注重從制度上查缺補漏,做好建章立制工作,實現“完善一套制度,解決一類問題”。

      [網絡編輯:毛龍]
      人妻少妇看A偷人无码精品视频